直觉力

在原始的混沌中才能激发创新

作者:CHINA公社主张 / 关注公众号:chinagszz  发布:2019-07-08

沙巴体育投注
“只有资源受限才可以激发真正的创新;只有在原始的混沌中才能激发创新”!
——拉里·佩奇(Google创始人)
昨天在广州,一位企业家带着他的首席生物科学家来跟我交流,本意是探讨他们公司可以跟华为学什么,而谈话却有了意外惊喜。
生物科学家的眼泪
生物科学家有着滋润的脸颊和淡定的敏锐。
我打趣说,是不是生物实验做多了,看到了生生不息的生命,再回头看人类这点事,就超越和淡然了,于是有了不显年龄的面容?
他说:有些道理。看着无数细胞在以无穷多的方式,聚集黏着在一起发生变化形成器官,让人惊讶。而且每一个细胞都极其聪明,他们都不会过分挤压其它细胞,而是会保持一个合适的间距。距离产生美,它们生来都是一体的。
由细胞组成的人,却时常因为一些贪婪的意念,丢失了这份理性与从容。
我请教他理性与从容是哪里来的?他说是美国导师传给他的。他的导师是一位美国顶级生物学家。在他去世前,把弟子们召集到一起说:
“我一生中,做了许多生物实验,我发现99%以上的预设试验都是不成功的。而令我几次最重要的发现,都是因为意外事件的发生,改变了试验的假设,在无序的状态中,找到了新的爆发点。你们要接受我的教训,不要迷信任何权威大师,也不要迷信任何经典。生物世界总是在意外和偶然事件中,带领我们通往不同凡响的发现。”
这位科学家说,当教授去世,他回到国内继续生物学试验和研究,常常在不经意的条件下,做出意想不到的试验,有了一个又一个突破。他每当有突破的时候,总是想起导师的临终嘱咐,常常眼泪汪汪。导师在用他的生命,撞开学生们的世界。那份真诚和慈悲,让他感动。
这位生物科学家的眼泪,让我动容。一位顶级生物学家临终悟道混沌,毫无保留地传给了学生。我接过他的话说:
您说地很透彻。您的导师说的混沌,也就是任正非创立的灰度哲学。任正非用灰度哲学透视人生和经营,生出无穷的经营管理的法和术。任氏灰度哲学有几层含义:
第一层含义:敬畏每一个人巨大的无穷性,敬畏每一物巨大的无穷性,敬畏每个当下巨大的无穷性。任何预设,都可能框死现实的无穷性。
第二含义:在这样的无穷性世界中,事物两个极端的反转是随时随地的。因此要为两个极端都做好准备,同时拿捏在两个极端之间的无穷性的动态平衡点。用黑格尔的话说,这是“否定之否定”,不断推动事物前进。用老子的话说,这是“反者道动”,意外不可思议或无妄之灾,往往推动事物向着全新的方向发展。
第三层含义:世界在行动中开辟道路。王阳明心学,概括为一句话就是在事上磨。一切都是在行动中纠错前行。要随时准备清零,以空无所空的心态,接纳所有发生,并且有办法。这就是“真常应物,常应常静”。
生物科学家回应说,这个在生物学上是相通的。
确实,科学家对事物的本质有超然的直觉力。一如乔布斯开始以为自己不懂管理,就聘请了大咖做CEO,结果把自己给赶出了苹果。后来重新回苹果,他坚持用事物的本真来经营管理公司,他终于认识到,自己是最懂管理的人。
在原始混沌中推进创新
在风头上没有创新,想创新就回到更为宽泛的领域——混沌。
拉里·佩奇是个有原力觉醒的人。他醉心于自己的“痴心妄想”,他也希望他的团队永葆“痴心妄想”。
他最喜欢说的话就是“把你想法放大10倍”。往大处想,大到极处就是原始混沌灰色了。只有在原始混沌灰色中,才赋予创意精英更多自由,解开羁绊,激发创意。
佩奇看上去就像个赌徒,可商业上的创新也是公平的:赌注下得越大,成功的概率往往也越大,因为企业无法负担失败的损失。相对的,如果下了一连串较小的赌注,没有一个威胁到企业的安危,那就有可能以平庸告终。
谷歌愿景是“重组世界的信息,让它们变得更加有用,并让遍布全球各个角落的人们都能自由获取”,当时很多人觉得佩奇太狂妄可笑了。但今天,佩奇觉得,“当时的格局不够宏大”。为什么当时的格局不够宏大?因为当时只在已经“有”的世界里打转转,而没有看到无极混沌才是众妙之门的发源地。
现在一谈创新和创造力,都是数不完的技术和淹死人的大数据,人们穷其一生专注一件事,也大有被淘汰和边缘化的可能性。而当今最具创新力的商业领袖拉里·佩奇则反其道而行之!他坚信:
“只有资源受限才可以激发真正的创新;只有在原始的混沌中才能激发创新”!
佩奇一方面坚信资源受限才激发真正的创造,另一方面又坚信只有在原始的混沌中不受任何限制才能有真正的创造。受限与无限极,这是一个事物的两极。真正的创新,只有贯通两极才可以出来。
无中生有的众妙之门
佩奇这个犹太智慧,着实包含了“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的道家思想。从原始的混沌,才可以开始思考创新的空间和可能性!那是一幅壮丽的画面:富有创新力的人,必然是那些常常可以回归原始混沌的人。那里有一道众妙之门,可以呈现无限的可能性空间,可以有层出不穷的妙有妙用。
如何才可以开启那一道创新的众妙之门呢?老子在《道德经》中,用上善若水作了诠释。水利万物而不争,不敢为天下先却处处着先。盖因为水可以:居善地,心善渊,予善天,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试想,做到了这七个善,七个善为一体,还不是着着领先吗?这正是Google的现实写照。
这样一种不与现有万千术去比较,跳出工具和术的黑暗森林,不急着在一个个枝头上较长短,而是回归本源,回到原始的混沌,去拿出独一无二的绝活,这样一种“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也就太惊艳了。
谢永健老师赞同这个观点,他赋诗一首:
凡人打妄想,自诩千年忧;
唯有无始道,创法大自然。
感念谢老的认同,我跟着和了一首:
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
无极众妙门,刹那地头力。
地头力:在混沌中开辟道路
刹那原始混沌场域,催生造物地头力;刹那造物地头力,生成刹那混沌场域。这样两个极端的抻拉,使得创造得以聚焦的同时,又可以极大限度地改变世界。
日本明城大学河田信老师,曾经为我的地头力,做了一个概念性描述:“清空一切经验、束缚,用直觉力,对现实真问题做出反应,并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的能力,是为地头力”。
河田信老师慈悲,怕我不理解这个定义,还帮我画了一个图,来诠释地头力:
河田信老师在说:地头力是现像、写像、无像能量的合力,而且无像无形的无穷性智慧占压倒性比例,现量与大数据被包容在他绵绵无形能量中。
这个图也是工匠出绝活的自性爆发图,很具象地呈现了工匠精神的作用机理,从中可以读出暗物质和暗能量的作用。
在资源极度受限与无穷可能性的原始混沌之两极抻拉中,在事上磨的地头力,可以迸发原力觉醒,可以激发真正的创造。
老子啬道的源头
“治人事天莫若啬”。当一个人和一个公司,怀着敬畏心,深藏其气,固守其精,聚精会神把对的事做细做透,也就是守住了“啬道”;同时,又可以回归原始混沌,冲破一切既成的羁绊,进入一种自由畅想的空间。这样来回抻拉,注定要用大美绝活改变世界。
有一则寓言说,老子李耳的老师商容病了。商容是殷商时期的一个贵族,很有学问。老子走到商容床前,恭敬地问:“老师,你还有什么要教导弟子?”
商容问:“我问你,过自己的故乡时要下车步行,知道为什么吗?”
老子道:“是因为不要忘记故乡水土的养育之恩。”
商容问:“走过高大葱翠的古树之下,为啥要低头恭谨而行?”
老子道:“是为了要尊重古树顽强的生命力。”
商容张开嘴问:“我的舌头还在吗?我的牙齿还在吗?”
老子道:“舌头还在,牙齿掉光了。”
商容注视着老子,问:“这是什么道理呀?”
老子默然片刻,道:“刚强的易早折损,而柔弱的却长存而不坏吗?”
商容松了一口气,道:“是的。天下间的道理已全部蕴含在这三件事之中了。”
后来,老子基于自己的修行,并结合自己对自然和世界的观察,赋予商容的三件事道的内涵,终于创立了独具特色的道家学说。老子站在三维空间之外,透视混沌中的人类和宇宙,以最简单的语言把三宝大道品质说了出来。这是做人做事的源头。唯有回到这样的源头,才可以绽放天性中的无穷性,拿出与众不同绝活,生命才会有真实的价值。
老子怀有一颗连接万有的赤子之心,看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画面:
是非有了,道就亏了
万事万物生生不息,概因有相互冲和的两极在不停地循环运转,诚可谓“反者道动,弱者道用”。你看到一种极端现象出现,别着急!事物本身的发展会生出另外一种相反的力量,使他们各返其真。这就是大道的运动。天下万物生于有,而有生于无。而柔弱、谦下、虚空,则会不毁万物之真。这几句话把天下的事说明白了。老子从商容那里体会得到谦下、柔弱、清静、无为的妙用。
无为而无不为,柔弱胜刚强。这也是人们认知这个世界的总纲,也是在这个混沌的世界里生存之道的总纲了。
混沌是一种整体观。正与反的平衡也是一种整体观。混沌是处在无极状态,而正反的平衡却是现实世界分分钟必须达成的,每一个时点、没一个场域,达成正反平衡的点都不一样。
是非有了,道就亏了。是非理论的彰显,大道整体就亏了。人的偏爱也就由此形成。众人各有各的偏爱,各有各的坚持。在现实社会取得成功的人,比如企业家、政治明星或艺术明星等,太多自信满满,以为自己的所知、所见,是绝对真理。而忽略了其他人的差异性。他们醉心于独一无二技能,却忽略了众人的喜好,甚至也忽略了自己孩子的喜好,把孩子特有的才能给淹没了。
他们没有明白,高深的智慧、坚韧不拔的意志、独一无二的技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等等,都有着特殊环境和场域。现在环境变了,场域变了,生存的主题转换了……可是他们还深深陷在惯性之中。他们说的东西,开始与人有了隔膜,那并不是一般众人可以弄明白的,也不是一般人必须弄明白的,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学得到的。他们在言之凿凿的坚持中与众人脱离开来。他们不明白这一点,就一味加以解说,建立理论,不厌其烦。可是,人们并不买账呀!
第一代成功的同时,也豢养了自己的强权意志,这是抹掉个性绽放的根由。他们的孩子,必须收起自己的天性,只剩下一味模仿父辈这一条路了。他们的成功成了抹杀孩子喜好和天性的最大杀手。难道,这真是生命的成就吗?
这样不能算一个生命的成就。他们拥有自己的特殊技艺和蛮力,在自己狭小范围内的一种成就,一个有限的部分,这种呈现随时会烟消云散。尤其是,当他们借自己的成就开始展现蛊惑人心的聪明,放纵自己夸耀本性的冲动,就纯然背道而驰了。有生命觉醒的人,不会这样无知。他们没有了自我夸耀的冲动,就有了超然的态度,排除了自己的冲动和欲望,这样心就澄明了。这时,他们是知道“反者道动”的时候了。
反者道动,弱者道用。以懦弱谦下为表,以虚空不毁万物为用。敬畏混沌灰色中的无穷可能性,敬畏极度受限中的原力觉醒。
跳出成功的陷阱
中国企业家面临的最大危险是过去的成功。大大小小的成功,已经使得中国人疯了,已经静默不下来了,心也不安分了。如何让人把心安下来,这是个生死攸关的课题。
企业家心安,他领导的团队就会安心。任正非就成功带领华为跳出了成功的陷阱。
华为所以有今天的成就,我看一个根本点就是,任正非让华为奋斗者把心安在了创造极致大美绝活上!当人人把心安在用技术创造极致大美绝活上,这个公司可以催动的能量场是不可限量的,真是应了那句话:倾宇宙之力,造华为之妙有!
华为顶层设计锁定“每个人的自我超越”(生命觉醒),而且刚柔并立保证:只要华为奋斗者把心安在创造大美绝活上,就可以升官发财和自我超越两不误。
当任正非2万块钱创办华为,开始只能从贸易开始。但是有一点点钱,他就开始投入巨资搞研发。通讯行业,那是国际跨国公司的一统天下。他们有雄厚的资本,有雄厚的技术保护,由全球顶尖的人才,有傲视全球的管理和文化。这样的对手,大的国营企业都没了胆气。而华为小公司,偏偏抽离贸易的红海,而直接进入顶尖产品的开发领域。当时,左右任正非的就是不能流俗,要有大美绝活!绝活就是高技术含量的产品。
智者会跳出成功带来的陷阱,他们对这个世界的实相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敬畏。他们小心谨慎、战战兢兢、傻头傻脑地等待着新发生,而不肯用他们过往的经验武断新条件下的新发生。他们不说过头话,有时甚至不说恰到好处的话,就是怕造成他人的依赖,而断了他人的慧命。他们以身作则,做不到的事绝对不说。他们对语言有着12分的警惕,他们喜爱用行为说话。
来源:王育琨频道


本文作者 :CHINA公社主张

沙巴体育投注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沙巴体育投注